夙.

江夙之。
求勾搭 人帅不狗。
关键词
全职-王杰希
恋与-许墨
漫威MCU-全员
梦间集-玉箫 拂尘 毒龙
盗笔-解雨臣
镇魂-鬼面
然后 谢谢稻米太太的头像!超可爱!

高亮 这号不会再更新

实在是不好意思....。
经历了各种瓜雨和ky杠精的我已经彻底对魔道无感了。(说的难听点我现在是个黑。)
很早之前的事了 每次回来用这个号刷粮看着自己主页的产物 心里真的难受。
虽然根本不会有人记得我。
大家有缘再聚哈。
不会打扰任何tag 即使没人看也要礼貌回应一下。

————————————分割线
其实我真的很对不起关注这个号的各位小可爱...说实在 我在开新号的时候看见了回复 真的 感动到了。
企鹅:2482613510 既然你要是记得我 按我这个更新的尿性...也是有缘 不然加个好友余生多多关照 续个缘分。

没什么别的最近。(...)
希望这不会是所有热度里最低的。

如何从许教授手上取到撩妹真经系列(全员)

黑遍全员系列
无可救药OOC系列 慎点
聊天体 设定是一个群里就五个人 群主就是你。
如何从许教授那取到撩人经书系列。

――――――――――
                              18:39
许墨:亲爱的,我好像在你那落东西了,你找找看。

白起:许教授什么时候这么粗心大意了。
周棋洛:突然好好奇!!!

李泽言:呵。

你:什么...???不好意思阿许墨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我会赔给你的。

许墨:真的?

李泽言:大惊小怪。

你:真的!......李泽言我日你二大爷关你屁事!

白起:呵呵,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

许墨:是我的心。

你:...阿阿许墨你别撩我啦大家都看着呢!////

许墨:你应该习惯有我的日常。

周棋洛:阿阿阿阿好浪漫!!学到了!

你:棋洛你别学他...!

白起:亲爱的,我的西北风也落你那了。

你:学长你.....???

李泽言:我的五亿好像也...?

你:总裁大人我错了总裁大人我爱你。(土下座)

李泽言:幼稚。

你:强颜欢笑jpg.

周棋洛:薯片小姐!!!我刚刚发现了一家超级好吃的餐厅你要来一起吗!!

你:好棋洛我马上来――!

白起:别乱跑。

许墨:难道我还不够满足你的胃口?我知道了。

李泽言:报告。

周棋洛:那个......薯片小姐我还有个访谈我先走啦!

你:.......我看你们是小瞧了我胖虎jpg.




旧 旧稿 最近太忙了没法摸东西不要脸地混个更。
左瑶右洋。
瑶攻!!!
我 我溜了。 

葫芦娃改编填词(曦瑶/薛晓薛/恶友)

一次关于“如果今天过了六十粉我填词葫芦娃”的flag。
小甜饼。
ooc。
例行一溜。

——————————————
《狼狈》

金光瑶
金光瑶
金鳞台上一直笑
世人皆道
他作妖
啦啦啦啦
叮叮当当咚咚当当
金光瑶
叮叮当当咚咚当当
鞋垫高
啦啦啦啦
金光瑶
金光瑶
魄消渺

“蓝曦臣,你终究心里没有我。”

薛成美
薛成美
兰陵客卿意丰沛
华轩飞驰
撵断指
啦啦啦啦
叮叮当当咚咚当当
薛成美
叮叮当当咚咚当当
皎月碎
啦啦啦啦
薛成美
薛成美
曾心悱

“晓星尘,你怎么不笑了。”

宋岚 宋道长。
不好看 不敢截全身 摸鱼。
字丑 莫见怪。
我真的是个画手。x

爱他 从打翻醋坛子做起(1/4)

食用说明☆
首先依旧是提醒各位这篇ooc极多 请带好避雷针。
然后这是篇恶友。
绝对的小甜饼 再骗人我写一辈子小甜饼。
可能是单篇连载系列 预计会写的的打个预告 应该分别是双道和忘羡 凌追
小学生文笔晚期 改不过来了见谅。
例行一溜。x

————————————————
                       
      您的好友夔州小醋王已上线。

      兽纹铜炉散出云霭状香烟,丝丝缕缕飘飖着,沁着檀木与金星雪浪的浓馥,煞是好闻。金光瑶坐在蓝曦臣侧身,抬手抚在素琴上轻弹了一个音,转头笑意如旧地跟他的好二哥谈起了公务。
      这些天除了睡觉上厕所,金光瑶和蓝曦臣基本上都待在一起合奏论事,分不开似的。
      于是我们的薛成......洋大大不大开心了。
      我还是个小朋友,不高兴会死的。
      薛洋道。
      又是一良辰。
      芳菲殿里,薛洋前脚刚想踏进殿中,却见一白衣公子,颜甚俊美,头系云纹抹额,嘴噙温润笑意,好看的手持着一玉色的玉萧,看着身侧金衣青年。那青年也是极好看的,乌帽金衫,胸间牡丹;眉间朱砂一点,舒眉笑意不减,像是天生长了双笑眼,手轻搭在琴上也看着座上的人。此情此景光是这对璧人就无比地般配,在薛洋眼里却是无比的别扭。他顿了顿,在殿内人还未察觉之前收回了脚,暗戳戳思考后,他的嘴角扯起一抹诡异地微笑。
      特别诡异。
      薛洋大大方方地一掀下摆,再次踏进了芳菲殿内,抬头作出像是撞见了什么奸情一般的惊恐面孔,故作尴尬地打破了那和谐养眼一幕。他酝酿了一下开口道:“矮......哎哟,泽芜君,真巧!”
      殿内二人见来者皆是一愣,金光瑶先开口道:“......成美,何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非得像泽芜君那样找件事情来和你聊一整天阿?你别说,我还就赖着了,你能拿我怎么着。”薛洋猛然凑近,调笑道,顷刻间殿内馥郁也难盖酸味儿,是个人便能听出话外音。蓝曦臣被晾在了一边突然被cue,颇为无奈。金光瑶莞尔,悄悄斜睨了一眼他的二哥,轻声道:“二哥,我家这客卿......少年心性得很,平日里不讲礼数也全归怪我......今日之公务还望二哥多多费心了,日后定当上云深不知处给二哥赔个礼去。”小心翼翼地道完,金光瑶又抬眸看了看人,却见蓝曦臣一脸“我以了然三弟莫辩”的神色,不禁眉梢抽搐。
      蓝曦臣一脸雅正地温柔笑着,特别地善解人意,拢袖收回裂冰,颔首道:“阿瑶,二哥便先归了。”腰间朔月琫珌轻摇声音悦耳,但见人身影逐渐隐没在雪浪中。
      “诶!泽芜君走得这么急做什么,留下来吃个晚膳在走也不迟呀——!”
      薛洋坏笑道,麻溜的钻到金光瑶身旁,靠睡在金光瑶身侧,一手将琉璃盘盛着的蜜饯儿悉数捞走,品尝着。
      “金仙督,箫声好听不。”薛洋咬着蜜饯儿和饴糖哼声不满。“二哥今日前来本就是为了商讨公事,适才不过休息共奏一曲清心咒,你到酸。现在倒好,二哥只得一人忙着仙门百家的事,我得了小空闲来陪你,可真是苦了二哥了。”金光瑶弯了眸,浅笑盈盈。
      “你还在我面前提别人。”薛洋突然反手一把将金光瑶推倒在地,封住了人口。
      短暂的喘息。

      “我就是酸了,我就是醋了,所以金光瑶你给我听好了,以后若是再敢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可休怪我手下无情。”

      落缦闭棂。

      金台雪浪风摇,殿中娇声飘邈,床头纱缦轻飘,笑道仙督我要。
     

大约这就是缘分吧

题为文意 吾心难述了。
不说了 我想让全世界知道念总是我学妹。 @古念

关于如何偷亲柳师叔的极限挑战

梗来源于列表。
ooc阿ooc!! ooc预警!!
这篇世界设定和冰哥设定稍有私设。
小学生文笔的凝视。
求入坑我求您们了。
您若是觉得这篇不够带感可以看看我的第一篇宣传邪教!!!
溜了溜了。




————————————————

      大家好,我叫洛冰河。
      我,冰哥。
      今天做个极限挑战,去偷亲我的美人师叔儿。
      大名鼎鼎的百战峰峰主,柳清歌。
      作为一个混血魔族,我并不是一个无神论者,所以,上百战峰之前,我把能拜的所以神全部都虔诚地拜了一遍。
      祝我能活着回来。

      我找杨一玄借了一套他们百战峰的校服,混迹上峰。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和杨一玄说了我的想法后,他毫不犹豫地就借给了我,身旁甚至冒出了来自不同次元的爱心泡泡,脸都涨红了还一本正经地拍了拍我的肩道:
      “哦!勇敢的洛师兄!这个艰巨而又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去吧!征服我那傲娇迷人宛若瑶池仙子的师尊吧!”
      我心道杨一玄你可别是拿错剧本了。
      看来柳师妹对杨师弟你的影响可不小,小心柳师叔打断你的腿。
      我上峰了,我真勇敢耶比耶比耶。
      百战峰和清净峰的差别还是很大的。百战峰上的位置基本被一个大校场全全占据了,装饰也颇为简单。我拉住了一个刚刚准备过去的门徒,故作天真地道:“这位道友,柳峰主现在在何处呀,我想向他请教一下。”
      那人看我的眼神像是怜惜地看着一个傻逼,我甚至都能在他眼中看到了我被柳清歌打瘫在地的情景,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们柳峰主正在午息,你若是真想去,喏,那一排房子中最大第一间便是了,你在门外候着便行。”
      我笑眯眯地应了,抱拳言谢后大步向我“亲爱”的柳师叔所在的方向走去。蹑手蹑脚地溜达进了柳清歌的卧房,我看见了紧阖双目横躺在床上的柳清歌。他的卧房也像他一样不喜华贵,除了一些武器和心法,基本上没什么装饰。我继续蹑手蹑脚地凑近,看着柳清歌的睡相。
      他真是连睡觉都不忘摆着一张臭脸。我心道。一头青丝散落在床上,鸦睫纤长,分明是个偏偏少年郎的样子。
      嗯,美人师叔就是美人师叔。
      哈——呼——放轻松,你要相信你肯定是能活着回去的,相信自己。
      我觉得我大概是不要命了。
      我挑了个极暧昧的姿势,一手扶着床,像是床咚;一手欲勾柳清歌的下巴,将脸慢慢地凑近。
      慢慢得。
      慢慢。
      慢。
      柳清歌倏然睁眼了。
      我心下一惊,强压惊恐故作镇定地维护着面部表情。柳师叔盯着我,嘴角牵起一抹冷笑,脸更臭了,原先的像是谁欠了他五千灵石的脸变成了像是谁欠了他五万灵石了。
      我亲了上去,一试香泽,生怕他先动脚将我踹下百战峰,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整个苍穹山响彻了柳清歌带有灵力的一吼“孽畜——!”我被踹下了峰,好死不死地挂在了一颗老藤上。
      美滋滋,美滋滋。
      值了值了,我自我安慰道,顺带回味了一下。
      好歹我还活着,是吧。

黑遍义城组

关于晓星星笑点梗衍生。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双道 恶友 薛晓薛 皆有 请自带避雷针。
小甜饼
晓星星非常ooc 其他也是 求你们别打我。
段子体 很短一点点 诸君莫要嫌弃。
溜了溜了。
(我能悄咪咪地求个关注吗 好了我知道了我滚。)
捂脸跑 太没b数了。




——————————————

一、
晓星尘:子琛子琛,我跟你讲一件特别好笑的事,刚刚有个人问我......诶诶,理一下我呀。
晓星尘:刚刚有位道友问我师尊抱山散人抱得是哪座山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当然不知道叫什么山呀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然师尊早就被他们找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岚:嗯。
晓星尘:......
宋岚就这么神色极其认真的看着晓星尘,眼睛都不带眨的。
晓星尘笑不出来了。
于是月黑风高晓星尘在和宋岚在一起的时候,硬生生成了清风明月晓星尘。

二、
晓星尘:阿箐,走这么快干什么,小心摔着。
阿箐:嘿嘿,我这个小瞎子可灵活了!......哎哟!
事实证明就算不瞎也不能太窜。
晓星尘:噗,阿箐,你没事吧。
阿箐:......道长我听见你笑了!你还笑!痛死本姑娘我了!
晓星尘:阿箐对不住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箐:......
阿箐:道长大坏蛋!
晓星尘觉得自己很委屈,笑点低不是他的错。

三、(最ooc的地方 ooc全是我的谢谢。)
“你一开口我就想要,我一想要撒氯化钠的手就不稳了。”
薛洋:道......
晓星尘:别说了,来吧。
薛洋:长......
晓星尘:我都知道,快来吧。
薛洋:我......
晓星尘:你要说的我都懂,来吧。
薛洋:是想说菜糊了啊道长!!!
晓星尘:哦,你怎么这么墨迹。
晓星尘:......开玩笑。
晓星尘:我们出去吃吧。
于是薛洋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观。
晓星尘表示自己好像找回了月黑风高的感觉。

四、
金光瑶:阿洋,许久不见呀。
薛洋:你笑得真假。
金光瑶:......这你不是早已习惯了吗。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看不得你这一副假笑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
薛洋:现在更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
薛洋: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老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阿洋,你以前可没这么低的笑点。
薛洋怔了怔,倏而黯然敛了笑声。
薛洋:曾经是有一个人,笑起来特别好看,笑得特别真情,笑点特别低,特别喜欢对我笑。

“可他为什么宁可自刎也不愿再为我牵一牵嘴角了。”

五、
宋岚没看见晓星尘离去时凄婉的笑。

六、
薛洋记了一辈子晓星尘自刎时解脱的笑。

七、
金光瑶戴了一辈子七分算计三分玲珑的假面。

八、
晓星尘一剑横颈泯欢怨,空落故人悲怜。